回歸之旅01-16完   乱伦小说 

第一章 少年不識性滋味,猶記同桌學生妹。



? ? 其實我一直在猶豫該不該把這段文字寫出來,因為生活並不是小說,意淫地

再真實,也是一場鏡花水月。不過相必在sis 論壇,我吐露一段埋藏在我內心的

記憶,也不算什麼。



? ? 我也不記得我從什麼時候,迷戀自己的媽媽。我媽媽今年四十七歲,長並不

算迷人,還有些胖,頂多算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如果非要從她身上找到什麼優

點,那麼就是她是我喜歡的那種豐乳肥臀型女人。其實這是一個先有雞或者先有

蛋的問題,我究竟是先喜歡我媽媽,再喜歡豐乳肥臀型女人,還是先喜歡豐乳肥

臀型女人,再漸漸喜歡上我媽媽,或者兩者兼而有之吧。



? ? 在我敘述我如何戀母之前,我還是先介紹一下我媽媽。我媽媽身高一米五五

左右,體重120 斤,長相也算不上風韻猶存,站在菜市場買菜時也是一普通的中

年婦女。如果非要把她和其他的中年女人區別開,就是媽媽她也有戀子情結,不

過我開始並不知道。我父母開始是一個做生意的,走南闖北,也算是四海為家。

不過或許是因為我是老麽,所以我打小就和父母形影不離。不過也因為我在外地

上幼兒園和小學的緣故,我很早就學會了普通話。



? ? 所以當父母回歸到老家的時候,我也轉入了我老家的小學。可想而知,當一

個衣著乾淨、普通話標準、還懂禮貌的小男孩去讀一所鄉村小學是多麼討老師喜

歡,所以我從小就是班長,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中一年級,連續十年。父母回到老

家的時候,我記得那年是95年,當時父母用8 萬塊錢起了一個房子。起了房子以

後,父母反而想放下了負擔,兩個人都開始沈迷於賭博,當然他們打地並不大,

不過一年下來也輸了兩三萬塊錢。從哪個時候開始,我媽媽就養成了麻將癮,閒

來無事總會去打上十幾二十圈,這也是我小時候對媽媽很不滿的地方。



? ? 在我小時候,我是一個正義感超強的小屁孩,每當媽媽去打麻將的時候,我

都會去搗亂,媽媽被逼無奈,只能給我一塊兩塊零用錢,讓我去買點零食。或者

媽媽為了哄我開心,就把我拉我坐到她大腿上,然後看她打麻將。那個時候媽媽

還沒有發福,長相也比較出眾,在我們村裡那些大姑娘小媳婦兒裡也是比較傲人

的。可恨那個時候我年少不懂事,當時玩心也重,雖然坐在媽媽的大腿上很舒服,

不過總耐不住自己的性子,坐不住兩分鐘,就匆匆溜號走人了。



? ? 不過媽媽對我的賄賂顯然沒有起太大作用,當爺爺奶奶喊媽媽吃飯的時候,

媽媽如果打完那圈還沒有結束牌局,我就直接把媽媽的牌一推,於是媽媽只好算

清賬目,然後走人了事。媽媽當時雖然挺生氣的,每次都揪住我的耳朵,但是又

捨不得掐用力,所以也只能任我搗蛋。到了我後來上大學後回家和媽媽聊起我小

時候的事情時,媽媽不免感歎我就是她命裡面的小魔星。



? ? 到了98年,父母為了讓我和哥哥有一個更好的讀書環境,我們全家一起搬到

了城裡。當時在城裡買了一間70來平米的平房,房子只有兩間,除了大堂,就是

一大一小兩間臥室。父母住主臥,我和哥哥住次臥。這個平房其實只有一層半,

上面隔層主要是用來放各種雜物的。



? ? 我讀高中以前,個子都不高,小學畢業的時候我的個子還不到一米四,這讓

我面對班級上的女生其實挺自卑的。那個時候家裡的條件並不算好,至少那個時

候家裡還沒有給我訂牛奶,只是到了過年的時候才會集中買上一箱兩箱蒙牛牛奶,

不過我哥不喜歡這種牛奶味,所以往往都是我一個人喝完了。雖然也喝了些牛奶,

不過個子矮小、身體消瘦的我還是有點發育不良的意思,不過好在我從小愛跑愛

動,又是一個運動好手、小學時還代表學校去參加市級兵乓球比賽,這也讓父母

臉上備有光彩。



? ? 我媽媽出生後不久,就開始了文化大革命,在那個動亂的年代,媽媽又是外

婆的第三女,根本就沒什麼讀書的機會。所以,對我媽媽而言,我調皮一點不是

什麼壞事,但是如果讀書成績不過關,那麼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她會毫不猶豫

告訴爸爸,然後讓爸爸用皮帶抽我一頓。不過前面也說過,我從小成績就不錯,

總是年級前幾名,所以也沒讓父母操太多心。而且那個時候,父母和朋友們聚集

在一起,父母的親戚朋友們總是會誇獎我,這也是父母最自豪的時刻。



? ? 或許是因為身材矮小的原因,我的性意識啟蒙的比較晚,哪怕到了我小學六

年級的時候,媽媽擔心我自己洗澡搓不乾淨我身上的泥塵,當爸爸不在家的時候,

她就會過來幫我搓澡。媽媽給我搓澡的時候很仔細,從背部到腋下到大腿,她會

用她的雙手用力搓我的皮膚,然後我的皮膚洗澡完後就會變得通紅。當然,雖然

母子之間也沒有特別需要忌諱的地方,不過該注意的地方還是要注意,當媽媽幫

我洗完其他地方後,我的小弟弟還是需要我自己來洗。不過我這個人挺懶,總是

用毛巾草草擦一下,然後就準備擦乾身體然後換衣服。所以媽媽那個時候偶爾也

會罵我兩句,然後用手沾一沾水,然後幫我清洗一下小弟弟的周邊,然後翻開包

皮,清洗一下我的龜頭。我那個時候有些不好意思,所以總是躲著。當媽媽看到

我害羞的樣子,就把毛巾甩給我,「算了,算了,你自己來,洗乾淨一點,臭小

子,你都是我生出來的,你身上那塊兒我沒見過,還害羞?」不過這樣的待遇到

了小學畢業時候就沒有了,因為媽媽覺得那個時候我已經算是大男孩了,而且小

弟弟也可以勃起了,所以就沒有繼續幫我搓澡。



? ? 前面已經說過了,我小時候性意識啟蒙很晚,所以也沒覺得媽媽幫我洗澡是

一件多麼香艷的事情,當媽媽說不幫我洗澡後,我的感覺並不是失落,而是如釋

重負。到了上了高中,開始追求女生後,當我漸漸注意到女生胸前的小包子,以

及慢慢發育開的臀部曲線時,我又重新念起媽媽的好,想讓媽媽繼續幫我洗澡時,

卻已經開不了口了。到了初中,父母漸漸忙碌起來了,他們在離家不遠的地方租

了一間門面,經營著一些建材,到了那個時候,家裡的經濟條件也漸漸寬裕起來

了。父母也計劃在離家不遠的地方買下一套商品房,然後全家搬進去。



? ? 到了初中,還是那種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年齡,男生和女生之間已經有了明顯

的界限,雖然也有一些早熟的男生和女生談起了戀愛,或許背地還會偷偷摸一下

胸捏一下屁股,不過那個時期男生和女生之間的親暱嬉鬧卻是讓人異常羨慕的。



? ? 當我讀初中的時候,我卻迎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性啟蒙。我初中的班主任是

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為人極為嚴苛,不過教學能力非常強,他帶的數學常

年位於全年級第一名。不過他有一個男人的通病,就是有寡人之疾。不過好色歸

好色,他並沒有像那些衣冠禽獸一樣把魔爪伸向了班級上那些嬌嫩如花的少女們,

而是把目光對準了我們的英語老師。我們的英語老師姓程,班主任姓王,最讓我

們驚訝的是程老師居然還是我們王老師的學生。好嘛,當我發現程老師和王老師

有染後,我當時的感想時,我擦,等於說還是一段師生不倫戀。我當時還沒有看

過少婦白潔,不過我們班主任當時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校領導,所以當我成年後

回顧這段記憶的時候,我一度以為這是少婦白潔01版。



? ? 當然說句實話,我並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再說別人你情我願的,

有干我鳥事呢?其實我也見過我們英語老師的丈夫,為人不拘小節,還見過他隨

地大小便,所以一直覺得他配不上我們的程老師。因為我們的程老師雖然三十來

歲了,不過看起來還是非常年輕,雖然胸部曲線並不高聳,但是勝在腿形修長,

臀部挺翹,從後面看上去確實非常迷人。



? ? 作為班主任,早讀的時候是需要跟在課堂上的,而作為英語老師,程老師也

經常看我們的早讀進度。不過作為班主任,王老師很喜歡和程老師兩個人一起坐

到講台後面,然後聊天。他們聊天的內容我不得而知,畢竟早自習的讀書聲太響

了。不過,我卻觀察到,每次聊天的時候,王老師就把手放在程老師的凳子上,

然後程老師再坐到王老師的手上,這樣王老師就可以盡情摸程老師的屁股了。



? ? 我當時是英語課代表,所以經常跟著程老師去她家,程老師家住在五樓,所

以當她蹬蹬上樓梯的時候,我總會貪婪地盯著程老師扭動的美臀,恨不得用手摸

個盡量。不過對於我來說,還是有色心沒色膽,也只敢在腦海裡YY一下罷了。不

過到了我大學畢業後,我去看望程老師後,倒是得償所願,不過這又是另外一個

單獨故事了。



? ? 雖然不能對程老師動手動腳,不過好在我有另外一個解悶的法子,到了初二

的時候,我換了一個女同桌,那個女生發育的蠻早,站立起來時比我還高小半頭。

不過她成績一般,所以當她坐到我身邊時,倒是頗為欣喜,所以也是不厭其煩問

我問題。當她側過頭來時,我會裝作不經意一般去打量她的白嫩的脖頸,目光雖

然不敢深入,不過還是透過衣服領子看到她的白色束胸。其實在我們的那個縣城,

女生在初中和高中期間一直戴束胸,只有等考上大學或者嫁人後才有機會戴上那

些色彩繽紛的文胸。



? ? 或許是因為我天生擅長交際,我很快就和我的女同桌熟絡起來了,她姓解,

因為我屢次幫她溫習功課的緣故,她的媽媽還特意來邀請我去她家做客。我當時

倒是很想去一趟,因為當時解媽媽當時穿著其實挺時尚的,穿著水墨蘭牛仔褲和

彩色的T 恤,看起來挺年輕的,到了後來我才知道,解媽媽之前在青島開過一家

KTV.我當時並不知道00年後前幾年KTV 的含義,一直以為解媽媽是在大城市見過

世面,所以才有普通中年婦女身上所沒有的女人風情。



? ? 看過解媽媽後,對比起我的媽媽,出於我青春期的叛逆,我反而開始厭棄起

我的母親。因為那個時期媽媽已經開始有些發福,臉上也有了皺紋,又有著一種

普通城市婦女的小家子氣,還沈迷於麻將桌上,這樣的媽媽,讓我怎麼愛地起來?

媽媽卻不明白我的疏離,每次我放學回家後還是那麼熱情,偶爾還會把我拉過去,

然後對著我的臉龐用力親上一口。小時候的我覺得這樣的舉動是出自母子的天性,

所以我偶爾也會回吻媽媽,親著媽媽的臉龐。但是到了初中後,媽媽的這樣的舉

動只會讓我覺得庸俗不堪,所以每每媽媽湊過來,我就以學業繁重為名躲開媽媽,

這也讓當時的媽媽很是傷心。當媽媽向爸爸抱怨我和她不太親近的時候,爸爸就

會安慰她,這是男孩的叛逆期,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可是爸爸卻不明白,我一

直期待自己的媽媽能夠知書達理,性格溫柔,長相甜美而富有女人味。所以做父

母的他們,又怎麼能體會到我內心的糾結呢?



? ? 那段時間,我基本上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我的那個女同桌身上。而在初中

的一個冬天,我和她之間的關係終於迎來了一個突破。當時讀初中,中午都有一

個鐘頭的午休時間,寄宿在學校的學生可以回寢室睡覺,走讀的學生就必須在班

上睡午覺。我和解同學都是走讀生,所以午休的時候都是睡在班裡的。我和解同

學坐在靠牆的兩排,而且座位也比較靠後,後面幾排座位又多是寄宿生,所以午

睡的時候我和我的女同桌基本上就是坐在最後面的。我是坐在過道旁邊的一排,

我的同桌是坐在靠窗戶的一排。因為我們這兩排距離教學樓過道還有5 排座位,

所以就算班主任過來抽查我們午睡,他也基本上看不到我們這一邊的情形。再加

上我又是一個成績優良的三好學生,解同學又是那麼乖巧聽話,所以他每次在班

上抽查午覺情況時,也不會走到我這一排。



? ? 所以我睡覺的時候,是面對著窗戶,我也不記得那一天是幾月幾號。我當時

面對窗戶,看著我的女同桌,又睡不著,所以閒得無聊的我想起王老師摸程老師

大腿時的情景,所以我當時壯了壯膽,偷偷把左手放到了女同桌的大腿上。當然,

我只是單純地放著,還沒有想過要摸她。不過放著放著,見我的同桌一時半會兒

還沒醒,所以我的左手就在她的大腿上五根手指亂點,就像在彈鋼琴一樣。這樣

就算她醒過來,我也可以跟她說我是在開玩笑。



? ? 不過她睡覺的時候顯然是極沈的,我怎麼彈都沒彈,到了後來我才知道,其

實解同學只是在裝睡。她見我摸她的大腿,她知道這樣不好,但是又不好意思當

面制止我,又想繼續和我坐同桌,所以就裝作不知道,任我逞手足之慾。因為解

媽媽告訴過她,女人有兩個地方千萬不能讓男生摸,一個是小妹妹,一個的咪咪。

再加上我摸她大腿時候,姐同桌感覺也挺好的,那個年齡的男生和女生,又是初

懂男女之事的年齡,當然也希望能夠接觸一下異性,進行一些親密的互動。見同

桌沒有什麼反應,我當然如獲尚方寶劍,然後左手化掌,然後貼住她的大腿,然

後在上面一遍接一遍的撫摸。我摸地蠻起勁的,當然,我當時也沒有想過摸她的

小逼逼,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摸到哪裡,我十有八九就是耍流氓。



? ? 這裡不得不提到我小學時的一段經歷,那天爸爸出去打牌,很晚都沒回來。

我在父母的房間裡看電視,當時挺晚的,所以就和媽媽躺在同一張床上。媽媽當

時想睡覺,我卻睡不著,所以就拉著媽媽聊天。媽媽不同意,我就撓她的腳板,

而且為了哄她,還從身後用雙手按摩媽媽的背部。當時睡覺的時候,媽媽還穿著

一件白色的棉質背心,文胸已經接下來,就是那種普通的粉色全托文胸,也沒什

麼畫案。平常我幫媽媽去樓上收衣服時,就算摘下來了,都懶得多看一眼。揉弄

了幾下,媽媽也沒了睡意,所以她扭轉身體和我面對面,開始和我聊天。我們聊

天又沒有什麼內容,無非就是我小時候的一些事,這時就聊到我的出生。這時媽

媽回想起我出生的情況,為了說明她十月懷胎不易,她把背心往上掀了一些,讓

我看她肚皮上的妊辰紋。當時我看到媽媽身上的白色條紋,倒是很受觸動,而媽

媽為了增強教育效果,又指了指她身上的其他地方,比如背部以下臀部以上的位

置,比如乳房下側的位置。當媽媽指著這些妊辰紋的時候,我當時也不可避免看

到了媽媽的乳房以及臀部上的縫隙。不過我之前也說過,我小學時沒什麼性意識,

所以也不知道這樣的舉動其實對於一個小男孩衝擊很大。我當時記憶並不深刻,

只記得媽媽身上皮膚很白,乳房有些下垂了,不過很大,肚皮上有一些贅肉,不

過看上去並不胖。或許正因為我小時候並不懂男女性事的原因,所以媽媽才對我

不太提防,到了我讀初中以後,她就算換一件外套,也要進臥室一趟。



? ? 看到媽媽的乳房下側的妊辰紋,我不免有些好奇,於是問我吃奶吃到幾歲,

這時媽媽告訴我斷奶比較遲,因為從小跟著父母的原因。再加上媽媽的奶水比較

足,所以我一直到兩歲半才徹底斷奶。或許這也是我有戀母情結的根源?那個時

候我還懵然不懂,於是傻傻問媽媽,現在還有奶水嗎?媽媽笑了,她把背心稍微

往上移了移,她對我說,有沒有奶水,你擠擠看不就知道了。我當時也挺傻的,

於是就用手擠了幾下,見沒奶水出來,於是就放棄了。當時媽媽的乳頭還是深紅

色,比花生米小一些,胸部雖然有些下垂。不過並不明顯。我當時有些心有不甘,

所以把頭湊了過來,然後咬住媽媽的右邊乳頭,然後輕輕吸了一下。媽媽當時愣

了一下,一巴掌拍了過來,罵我是「小流氓,不學好」。我當時覺得很無辜,或

許對我來說,我當時的舉動並沒有什麼特殊含義在裡面,不過媽媽顯然認為這種

舉動超出了母子親暱的界限,所以她也異常敏感地打斷了我舉動。那天晚上我接

受了最基本的教育,就是女生的咪咪和她的大腿內側是絕對不能摸的,如果摸了,

就是耍流氓。對於我這麼一個好學生而言,耍流氓還是一個蠻嚇人的罪名。



? ? 所以從那個午睡以後,我就漸漸習慣摸一摸女同桌的大腿,當然,摸了大腿,

我也覺得有些不過癮了。我也想學一學王老師,能夠摸一下同桌的臀部。對於一

個十四五歲的小女生,我同桌的發育算是想當可人了,她的胸前已經漸漸隆起了

一個小山坡,臀型也漸漸張開,不再扁平,俏麗挺拔算不上,不過已經明顯有了

女性曲線。摸大腿和摸臀部可不一樣,因為如果我想摸同桌的臀部,那必須同桌

配合才行。如果她不擡起臀部,我怎麼把手放在凳子上呢?原諒我,我當時一直

以為如果要摸屁股,首先得把手放在凳子上。



? ? 不過事情漸漸有了轉機,一次我教同桌習題的時候,我的左手無處放,於是

有意無意地放到了同桌的方凳一角上。當我的同桌挪動屁股時,她趕巧不巧地壓

倒了我的手上。她當時臉一下子紅了,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於是把手收了回來,

結果講題講到興奮時,又一次無意中把手放到了她的凳子上,結果這次更乾脆,

她一屁股把我的手坐個結結實實。當她挪動著小屁股時,我的左手也就傳來她臀

部的良好觸感,讓我一時之間忘了收了回來。她瞪了我一眼,我連忙反應過來,

連忙把手從她屁股中間抽了過來。然後放在鼻子前聞了一下,「嗯,怎麼有點臭

氣,你該不是剛剛放了個屁吧?」對於一個女生來說,說她放屁是一種極大的羞

辱,她知道我是在開玩笑,不過還是差點被我氣哭了。我連忙哄她,見一直沒太

大效果,於是想到解鈴還須繫鈴人。於是把左手放到她的凳子上,點了點她的臀

部,示意她擡起來,讓我把手放進去。她知道這樣有些不妥,不過為了爭口氣,

她還是一屁股把我的左手壓了下去。誰知這一壓就是一節課,她坐地死死的,生

怕我提前抽走。到了第一節課結束,她起身準備去上個廁所,她走過我身旁時,

低聲問道:「小流氓,這下你聞一聞,我那裡究竟是臭的還是香的?」對於一個

女孩子而言,哪怕說出臀部都覺得是一個粗口,極為不雅。說句實話,我現在倒

是極為懷念那段時光,雖然我現在也認識了一些90後的學生妹,她們雖然看起來

外表清純,不過粗口連篇,你連續請她吃幾天飯,然後再幫她過個把生日,再借

一輛好車到她們學校接一下她,等她虛榮心滿足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帶她去開房。

而這些90後女生上床後也極為爽利,從不扭扭捏捏,很乾脆就脫掉了外套,有些

甚至連文胸都不留給你解。其實她們完全不懂,對於男人而言,解女人的文胸有

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對於這樣的問題,我當然不甘示弱,「這一次做不得準,

只有多接觸幾次,才能知道是香是臭,現在樣本太少,統計不出來。」我初中的

時候往往會提前看高中的數學課本,這樣能夠為我解決數學題提供一個不一樣的

思路。所以我初中數學基本上都是滿分,有些時候一道大題全班沒做出來,就我

一個人能解出來。當我上講台給大家講解的時候,我的同桌總會以一種仰慕的目

光看著我,這也讓我內心極為受用。



? ? 有些口子,一旦打開,就關不上了。摸了幾次以後,我的同桌就習慣了我的

騷擾,只要我上課的時候不捉弄她,就算我把手放在她屁股下面一整天她也不再

說我。我在上一些無聊課的時候,偶爾會把手伸過去摸她的大腿,她也並不拒絕。

當然,我的隱蔽工作做得極好,我的同學和老師都不曾察覺。而當老師過來的時

候,我的同桌也會順其自然把我手移開。不過這年頭,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

當我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滑動的時候,偶爾也會一不小心就觸碰到她的大腿內側。

每逢到了這個時刻,她都會極其堅決把我的手挪動她的屁股下,然後壓著,讓我

不要無事生非。



? ? 到了初三,我們的課業漸漸重了,又要面對中考的壓力。當時老師準備把班

上的尖子生湊到一起,然後互相提高,查漏補缺,這樣也多了幾分衝擊重點高中

的把握。對於一個初中而言,如何打響名氣,無非就是考上縣一中和市一中的學

生人數。我們縣一中是省重點高中,市一中是全國重點高中。如果我們班上有五

六個學生考上市一中,估計我們班主任做夢都會笑醒。



? ? 不過我當時貪戀我女同桌的溫柔,所以不願意換。而我的同桌雖然不敢反對

老師的意見,但是也只是低著頭不說話。班主任看著我們,臉色嚴肅了起來,而

這時班上一個挺調皮的男生喊道:「老師,我知道他們兩在處對象,上課的時候

還經常在桌子底下手拉著手。」這句話一出爐,我的同桌一下子臉色蒼白,她一

下子哭了出來,衝出了教室。我當時又不敢去追,心理那個恨,死死盯住那個打

小報告的同學,心裡罵道,操你媽逼,老子最煩在背後唧唧歪歪的小人。有能耐

你當面對我說,背後打小報告算什麼本事。那個同學被我看得有些心虛,於是把

頭低了下來。不過這事說也湊巧,到了我讀高中的時候,我差點就上了他媽,成

為他的便宜老爸。



? ? 王老師面子掛不住,點了點我,「你啊啊,還容不得同學對你提意見了,你

在班上可了不得,簡直是江東小霸王啊!」王老師的話讓班上同學一下子笑了起

來,我臉皮掛不住,沒有說話。「你和解XX,明天都要叫家長過來!」



? ? 第二天,我媽媽專程趕到了學校,在王老師的辦公室裡,我、解XX,解媽媽,

我媽媽以及王老師五個人擠在辦公桌前。王老師簡單說了一下我的情況,對解XX,

王老師是輕描淡寫,反正就是受人蒙騙,年少無知云云,總之一句話,把責任推

倒了我身上。



? ? 其實我成年後倒是明白了王老師為什麼嚴厲處罰我,想想看,他作為一個好

色的班主任,都不好意思對班上女生下毒手,我這麼一個小屁孩,居然還佔到了

女生的便宜。把全班女生視為禁臠的他對我又怎麼可能和顏悅色起來?



? ? 解媽媽臉色並不好,她衝過來,想要打我,「好你個XXX ,我讓你輔導我女

兒功課,你還輔導起我女兒的人體教育來著,解XX,告訴媽媽,你有沒有吃虧?」



? ? 家長怎麼懲罰孩子,也輪不到外人來管教,只見媽媽張開雙手,把我護在身

後。「這一個巴掌拍不響,就算是談戀愛,這兩個十四五歲的孩子,又能犯多大

的錯誤?你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兒,你在青島那邊究竟是幹嘛的!有其母必

有其女!」



? ? 解媽媽臉色很不好看,於是把辦公室當成戰場,兩人吵作一團。王老師也無

語了,這兩個中年婦女吵架,他作為一個男老師,又不好拉兩個人離開,只能一

直勸說雙方冷靜。我看著站在角落裡的女同桌,對她眨了眨眼,她以為我要對她

說些什麼,我朝她怒了努嘴,做了一個親吻的姿勢,她一下子臉紅了,臉龐轉到

一邊。大人吵架,小孩遭殃,班主任也決定在這個星期六上午放學後,全班座位

大調整。為什麼要星期六調整,是因為每個星期六中午放假,星期天晚上上課。

趁著放假,移動座椅也方便。不然你樓上移動桌椅梆梆響,下面的教室還怎麼上

課啊?那天是星期五,也就是說,我和解同學只能做一天同桌了。



? ? 那天回到座位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小手拉著小手當然是不敢了,也只能

裝作不認識,兩個人刻意不說話。坐在我同桌後面一個姓何的女生比較八卦,她

在後面推了推我,「你們分手了啊?哎,太可惜了!」很顯然,她已經把我們看

成「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鬥士了。這種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的情節實在

太合她們女生的口味了。



? ? 到了晚上,我的同桌還是沒有跟我說話,這讓我有點小失落,因為就我看來,

她其實是有點喜歡我的。至少我們彼此之間是互相有好感的,不然她也不可能對

我這麼縱容。晚上沒課,大家都在認真做著試題,我拿著一支筆,開始放在手裡

飛轉著,無聊的發著膽。就在這時,她遞給我一個黑色扉面的筆記本,示意我打

開去開,然後又拉住我的左手,輕輕放到她的大腿上。我翻開筆記本,上面並沒

有寫字,第一頁是空白的,第一頁背面卻寫了一篇日誌,X 年X 月X 日,「今天

被班主任批評了,還被叫家長了,好丟人,我們是在早戀嗎?應該不是吧,至少

我看不出來他是不是在喜歡著我。不過我有空的時候經常會想起他,想起他的笑

容,想起他講的笑話,我佩服他知識的淵博,他幾乎什麼都知道,他數學也很好,

每個星期測驗幾乎都是第一名。莫非這就是喜歡?」看著這淺淺的一行字,我不

由深為觸動,我有些蒙,很顯然,她借助日記本向我表白了,第一頁是留給我填

滿的。這是一個雙人日記本,你寫一頁,我寫一頁,寫完了就交給對方。



? ? 不過這時我卻意識到有點不對勁,因為我左手已經陷入她的禁區,在她的大

腿內側摩挲著,不過看她的樣子,她也並沒有抗拒。她已經來過第一次月經,所

以褲子裡也隔著一層衛生棉,我也摸不出什麼花樣來。不過我當天估計錯誤,那

天並不是她的經期,所以當我用手摸了幾下後,她的下面居然濕潤了。這讓我極

為震驚,隔著牛仔褲,都有一種濕漉漉的感覺,雖然這種感覺並不明顯。我不敢

打量她的褲子,但是我怕和解同學熟悉的女生看到了,如果傳出去,那麼她就真

的沒辦法在班上立足了,光是流言蜚語都能淹死一個可憐柔弱的女生。不過值得

慶幸的是,她當時裝作做題,一直沒有起身上廁所,和我一前一後,最後一個離

開教室。到了第二天,我做好了換座位的心理準備,然後把日記本寫了第一頁,

準備還給我的同桌。結果誰知一直到放學結束,我的同桌都沒有過來,到了放學

後,忍受不了折磨的我鼓起勇氣去問程老師。程老師同情的看著我,「想不到你

這個小男生還挺長情的啊,解XX啊,她轉學到外地了!」我一時之間有些茫然,

我的同桌難道是因為知道自己要轉學到外地,所以才容忍我突破她最後一道心理

防線,對於一個十來歲女生來說,即使我隔著衣服摸她的小逼逼,也相當於把她

整個人托付給我吧?或者是因為她媽媽當晚看到了她女兒牛仔褲上濕痕,怕我們

兩越錯越深,所以才急忙把她女兒轉學到外地,從而讓她安心學習?這一切都而

知,對我來說,解同桌在我的少年記憶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少年不識性

滋味,猶記同桌學生妹」結束,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