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家家親   乱伦小说 

(上)



今天是禮拜天,國稅局的副局長高成開著小車在馬路上。他開著車就想:「媽的,今天還要老子去收這周華蘭淫貨的稅……這淫貨聽說可是出名的淫亂啊……好……我到是要會會你「他說的這個周華蘭是本市一個小有名氣服裝商場的女老闆。周華蘭年紀46了但風騷極了,長的還算不錯。白白的奶子巨大無比,從10年前老公死了也沒有嫁人,家裡有個19歲的兒子叫于飛。于飛的奶媽田高成到了商場問了周華蘭的辦公室就走了上五樓。他見辦公室的門沒關問了幾聲也沒人答應就進去了。他一眼便看到周華蘭叉著兩條大白腿睡在沙發上。從她的短裙裡看到了連內褲也沒穿,啊……陰毛稀少的大肉逼裡還插著一根塑料大雞巴,肉穴裡的淫水還順著雞巴往下淌。高成看到了自己的雞巴也不禁硬了起來。



他見辦公桌的抽屜裡還放有幾根塑料雞巴心想:「媽的,這個周華蘭也是大淫貨啊……嘿嘿」周華蘭還做著春夢不禁醒來。自己一坐起來:「哎喲……」原來是肉穴裡的雞巴頂了一下肉穴。高成就笑了:「嘿嘿……我說蘭姐啊。沒真的雞巴你也用不著自個玩啊……小弟我這不是有嗎?」



周華蘭淫笑:「去你的……今個怎麼那麼有空啊……是不是來和大姐我玩操穴啊。」



高成把門關了抱住周華蘭手就在她的身上亂摸嘴也亂親著:「唔……大姐啊……你的大肉逼小弟我來操……啊好大的奶子啊……」



周華蘭淫笑著:「你行嗎……哎喲,別用力大姐的奶子可是肉做的啊……媽啊!你的雞巴好粗大啊。怎麼是彎的啊!」



她說完就把高成的褲子脫了一看不禁心裡一喜。原來這高成的雞巴是又大又長粗大壯實,更讓人吃驚的是雞巴向上彎著,就像一根大肉蕉似的。周華蘭擼了幾下一口就含進了嘴裡吮吸著:「唔……好雞巴啊……啊。龜頭好粗啊……」高成也撩起她的上衣用力捏著兩個大乳房。



周華蘭吮著吮著從大肉穴裡又流出了淫水。她吐出雞巴:「不行了……來操大姐的騷穴吧。」



周華蘭把衣服扒光了兩個柚子大的乳房一晃一晃的,高凸的陰戶上長著稀疏的陰毛,兩片粗大肥長的陰唇用手揉了幾下穴裡的淫水就嘩嘩的流了出來,高成握著雞巴擼著笑:「大姐看你那淫樣……來你坐在我上面。我捏你的奶子」周華蘭馬上分開陰唇把高成的龜頭對好了淫水直流的肉穴口塞了進去,一坐,「咕滋!啪啪」



「媽啊……這雞巴真是要了大姐的命啊……啊……這雞巴怎麼那麼粗長啊!挑進了大姐的子宮裡了……好爽啊!」



說著自己上下起落很很的套著高成的雞巴,兩個大乳房也跟亂搖亂擺一副淫蕩的樣子。倆人面對著,高成吮吸著蘭姐的大乳房手抱著她的的大屁股雞巴很很的往上頂著,「哦……好多淫水啊。啊……唔…這奶子也肥大吮著好爽啊!」



周華蘭淫笑著起落屁股,「哎呀啊……成弟啊你的雞巴可是個大寶貝啊……直鉤住大姐的子宮口裡……啊…操起來可真解氣啊……用力頂啊」



「啪啪撲滋撲滋」操穴聲在房間裡響個不停。



高成笑:「大姐我們這麼操穴你就不怕讓人知道了啊」周華蘭挺起大乳房在高成的臉上磨蹭:「怕個屁……啊……我這房間可是隔音的啊……你就放心的操大姐的騷穴吧……啊。」倆人又操了一會高成讓周華蘭躺在沙發上他扛起一條大腿,捏著粗大的龜頭在兩片紅腫肥大的陰唇上磨了幾下,蘭姐的大肉逼裡淫水又流出了陰道口外:「哎呀……成弟啊。快把你的雞巴操進大姐的騷穴裡啊……可把人家弄死了。」高成嘿嘿一笑用力一插撲滋撲滋雞巴直插進了周華蘭那條火熱的大陰道裡,龜頭也擠入了還在收縮的子宮內,他又很很的攪了幾下才啪啪的操起大肉逼來。



周華蘭覺得自己的陰道裡夾著一根粗大火熱的雞巴把陰道壁磨得是又癢又麻的,子宮口酸酸的直想尿尿不禁大聲淫叫:「啊……好粗大的雞巴啊……好弟弟啊,你把姐姐的騷穴給干死了。哦……又挑進大姐的子宮口裡了……要命啊。你就很很的操大姐的騷穴吧……啊!」



高成的雞巴又快又很次次都把龜頭插入周華蘭的子宮裡面,「啊……好肥的肉逼啊。大姐你也用力吮小弟的龜頭啊,你的陰道好厲害啊……啊!」



周華蘭聽了暗用陰力收縮著陰道肌肉把高成的雞巴緊緊的夾住,高成的龜頭一插進子宮她又收緊子宮口吮吸著龜頭,好一會兒才讓高成把龜頭拔出來。倆人不愧是性愛高手啊!操了有十幾分鐘,高成:「啊……大姐你的淫水又流了啊……好騷的水啊……把小弟的雞巴毛都弄濕了一片啊嘿嘿……」



蘭姐一邊挺起肥大的陰戶還笑說:「啊……大姐的騷穴流的淫水都是讓你這條寶貝大雞巴給操出來的啊……哎呀。你還用力了啊……好爽啊!大姐喜歡你用力的操我的騷肉逼……快啊。不好我的陰精來了……成弟你的雞巴快頂大姐的子宮口啊……啊……用力捏我的乳房……哦……好雞巴弟弟快啊……大雞巴弟弟。姐的陰精水要來了……」



高成把雞巴緊緊頂住蘭姐陰道的盡頭,龜頭插入在子宮口裡讓她吮吸著,自己搖擺著胯部磨得周華蘭淫笑不止,「呵呵……哎喲啊……我的大雞巴好弟弟啊……你把大姐的陰精水都磨出了……嘿嘿……唔……好舒服啊。大姐愛死你了……對……用力點啊!」



高成淫笑說:「大姐你也太不耐操了,才這麼一會就出了……」



說著不停的在蘭姐的陰道抽插著,還越來越很把周華蘭操得是話也說不來,只有大聲的淫叫最後抖了幾下把濕淋淋的大陰戶挺起了幾下只聽到陰戶裡「咕滋咕滋」的一股股濃騷的陰精液從子宮裡噴出。陰道夾著雞巴還洩出了許多精水來。



倆人淫笑著親吻調笑:高成捏著兩個肥大的乳房:「大姐你看你大肉逼裡流出的騷水把咱們的陰毛都糊起來了嘿嘿……」周華蘭一看笑:「成弟啊……你的雞巴可真厲害啊。把大姐的子宮口給操得都開了口了,大姐的淫水都是讓你的大雞巴給掏出來的啊!嘿嘿……」說完親了一口高成。高成捏著蘭姐的大奶頭:「我說大姐啊,你的奶頭也可夠大的啊,讓我吸吸看還有奶水嗎?」他一口含住一個粗大的乳房用力吮吸幾口,周華蘭淫笑:「嘿嘿……大姐的奶水讓我兒子給吮乾了啊,要吃就來吮大姐陰道裡的淫水啊,你敢嗎?」高成用力捏了下奶頭:「媽的……誰說老子不敢啊。不就是吃咱大姐肉逼裡的淫水啊。我還喜歡吃呢,來大姐給小弟扒大了陰唇片子」他慢慢拔出雞巴,倆人的性器都沾著淫水精液滑滑稠稠的,高成雞巴上還連有一根亮晶晶的淫水絲呢。



周華蘭見了,一把抓住雞巴就吮起龜頭來,高成轉過身體俯下頭對著淫水直流的騷肉逼舔起大。長的陰唇片,手指還伸入肉穴裡摳挖,他的舌頭長長的一挑一挑的舔著蘭姐陰道口上方那粒紫紅髮硬的大陰蒂,「唔……大姐的肉穴好騷啊…呵呵……這淫水又流了……啊……哦……大姐你用力吮吸我的雞巴啊……哎喲啊……大姐的嘴上工夫好啊……啊」



周華蘭的陰戶裡就像螞蟻在咬著似的兩片大陰唇讓高成吮吸拉扯著,還有大陰蒂給他這麼輕輕的咬、舔、挑、整個陰戶裡的淫水咕滋咕滋的流出來,高成一口口都接住吃了,周華蘭一手揉著高成的的大卵泡,一手擼著雞巴,舌頭在龜頭馬眼上舔著,還用力很很吮吸牙齒刮著龜頭肉。



高成手摳住蘭姐的大肉逼叫:「好工夫,小弟舒服死了……大姐你就用力的弄我的雞巴讓我把精液射給你……啊……唔」



他說完撿起地上周華蘭剛才用的塑料雞巴往她的陰道裡就捅「撲滋撲滋」舌頭在陰戶,陰道口上舔。下身像做愛似的在蘭姐的嘴裡抽插起來,周華蘭只好用手抓住雞巴根部不讓他的雞巴都插進嘴裡,當雞巴插入嘴裡,高成還故意停一會周華蘭就很很吮上幾口。



舌頭在馬眼上來回的舔。「啊……哦……好大的雞巴啊…大姐都接不住了……啊……成弟啊……用力捅姐的大騷穴啊……要用力的捅啊……啊……好舒服啊!」



她吐出雞巴用手擼著,含住了大卵泡還在高成的屁眼上舔著……把高成爽得大叫:「啊……大姐。我快射精了……哎喲……」他的手也沒閒著更加用力握著雞巴很很的插著蘭姐的大肉逼,還頂著子宮口用力的旋轉起來,舌頭快速的在陰道口上方舔著陰蒂,周華蘭也叫:「啊……好弟弟啊……你也把大姐給舔出精水來了……啊……對……頂住大姐的子宮口……啊……哦……來了。哦」



高成的腰間一麻雞巴直跳從龜頭眼不停的急射出一股股濃濃的白精,蘭姐把龜頭放入口裡吮吸著,含糊的淫叫:「哦……唔。好弟弟啊,我的陰精水也出來了……咱們一起吃啊……啊……啊……又射了。好濃的精液啊」



高成把手裡的雞巴拔了嘴巴對著咕滋咕滋響的肉穴口只見從周華蘭的大肉逼裡嘩嘩的噴出一股騷濃的陰精,他也接住吮吸進了嘴裡手指還摳著陰道口:「啊……大姐你的陰精水也好多啊。又濃……呵呵……啊……啊。」



高成的精液射完了,周華蘭還抓著雞巴在自己臉上嘴上塗抹著,高成也撫摩著蘭姐那紅腫肥大佈滿陰精的肉穴。周華蘭淫笑:「嘿嘿……成弟啊。看不出你的雞巴還行啊。把大姐給操地爽死了……唔。啊。精液又多呵呵……」她說完拍了下高成的屁股:「還不起來啊。要把大姐的陰戶給舔爛了才解氣啊」



高成很很的摳了幾下又吮了會周華蘭粗大肥嫩的陰唇皮爬起來抱著蘭姐。



周華蘭擼著雞巴笑:「成弟,咱們以後就以姐弟相稱吧,這樣操起肉穴來也方便啊。」高成笑:「好。大姐以後我要*屏蔽詞語*的大肉逼就不客氣了哦……」蘭姐一笑:「那還用說嗎?你就往大姐肉逼裡很很的插,不操得我來幾回高潮你還對不起大姐呢?」倆人都淫笑不住。倆人又越好了明天下午在高成的家裡再度瘋狂,倆人告別了,高成也開車回局裡準備為周華蘭做假帳……



其實就在高成和周華蘭風流快活的時候,在高成的家裡也上演了一場好戲,他們不是別人一個是高成的老婆百貨公司的櫃檯組長呂家大姐呂麗,一個是好色少年,周華蘭的寶貝兒子。剛滿19歲在百貨公司實習的于飛……



今天呂麗在公司裡不知怎麼搞的電腦壞了,經理就讓她回家在家裡把帳做好了,順便也讓她帶于飛一起去學習學習。于飛用摩托車載著呂麗的時候就感到她身上兩個大乳房壓得他好舒服雞巴不知不覺的就硬了,呂麗淫蕩的不停的把自己的大奶子壓在小飛背上,還笑說:「小飛啊,你那麼英俊高大有女朋友了嗎?讓大姐介紹給你怎麼樣啊?」小飛心想:「媽的,這淫貨老子還想幹你的騷穴呢?」



他說:「沒有啊。大姐我就覺得你漂亮,其他小姑娘都比不上你啊。」呂麗淫笑:「喲……看不出咱們小飛還挺會說的哦……大姐也喜歡你啊」倆人說著說著就到了呂麗家了。



進了家,小飛說:「大姐我們開機把公司的帳做快點吧!」呂麗笑:「不要急嘛。來小飛坐喝水啊」



她把杯子遞給小飛,從她的衣領露出大半肥白的奶子,小飛的雞巴馬上就舉了起來,呂麗見了就笑:「小飛怎麼沒見過女人的大奶子啊……你想看大姐的乳房嗎?」說著就坐在小飛的身邊,還淫笑:「喲……咱們小飛的雞巴還真大啊……」



這淫貨用手抓了一下心想:「媽啊。好粗大的雞巴啊。操到騷穴裡可不美死了啊……」



小飛也不再客氣了扒開呂麗的衣服先抓了幾下乳房,就對著乳頭吮吸起來,呂麗:「啊……好舒服啊……小飛你就用力吸吧……啊」



她也把于飛的褲子脫了抓住粗大的雞巴,「啊……看不出啊……你小小年紀雞巴就那麼大了,再過幾年你還不把女人給迷死了啊……啊……我的大雞巴寶貝」說著用手擼著雞巴自己騷穴的淫水洇濕透了內褲。「啊……好弟弟……快操大姐的騷穴吧。我的肉逼裡好癢啊……唔」小飛很很的親了一下大奶頭,呂麗把小飛拉到自己床上推倒他,一口就含住大雞巴一口一口的吮吸起來,別看這于飛的年紀小,但他早就和自己的母親周華蘭,奶媽田玉英淫亂了有好幾年了啊,雞巴讓兩個淫婦給鍛煉得又大又長的,性交的技術也是一流的。加上這孩子身體棒玩起來讓女人都爽死了,他的精液也是奇多,次次和母親奶媽做愛都把她們倆人的子宮給灌得滿滿的。



呂麗抓著年輕強壯的雞巴貪婪的吮吸著,自己的陰戶下面于飛也很很的舔著成熟婦人的生殖器,倆人都不禁的叫著:「哦……大姐你的肉逼好肥嫩啊……陰唇又大又紅的……唔……真好吸啊。」



「哎喲……你就用力的吮吸啊……把大姐騷穴裡的水給我吃了……啊……小飛啊你的龜頭比我老公的還粗大……唔……啊。對了用力挖大姐的騷肉逼……啊…捏我陰蒂啊……啊」



說完又把龜頭送進嘴裡含著大龜頭用力吮。才完了一會,呂麗的淫水就流了許多,她淫叫著:「不行了。好弟弟,快拿你的雞巴很很的操大姐的肉逼吧……再玩我的陰精都讓你給舔出來了啊!」



她抓著雞巴坐起來看著自己給于飛舔弄得紅腫的陰戶淫笑:「小飛啊……看你把大姐的肉穴都給弄腫了,還不用你的雞巴幫大姐去去火啊……」



于飛的雞巴讓呂麗抓著,他捏著兩個大乳房笑:「大姐你的肉穴裡起火了,等弟弟我用雞巴給你射多些精液消消火啊……呵呵」



呂麗聽了笑:「大姐的肉穴可淫蕩了,不知道你的雞巴精水多嗎?大姐我可是大吃婆哦」



小飛一笑:「那就來試試看啊」話還沒說完,挺起雞巴撲倒呂麗龜頭一下就插進了陰道裡,一路擠開陰道壁直頂上了子宮口。



呂麗大叫:「啊……好粗大的龜頭喲……媽啊……好舒服啊……快操啊……用力把大姐的大肉逼給操爛啊……啊……」她把陰戶挺起來小飛的雞巴更加的操得深,倆人的胯下發出「啪啪。撲滋撲滋」的聲音。



呂麗把枕頭墊在自己屁股下讓于飛好操穴,于飛手抓住呂麗身上的大奶子,雞巴很很捅著淫水氾濫的陰道,淫水從倆人性器的結合處流出來把呂麗的屁眼也弄濕了,小飛忽然把手指摳進了呂麗的屁眼裡用力的挖著,呂麗的陰道讓小飛操著,忽然屁眼也給很很的摳著,她覺得心都快跳出來了大叫:「啊……別摳了……好弟弟……你就操我的肉穴吧……啊……好啊……啊……屁眼給你越挖越舒服了……啊……大姐的陰精要給你這大雞巴弟弟給操出來了啊……哦」



小飛知道這樣的淫貨只是淫叫讓自己更加賣力的操穴,他不緊不慢的操著。



呂麗挺著陰戶,「啊……好弟弟啊。怎麼不操了啊……大姐的肉逼裡好癢啊……快啊!」



小飛故意笑:「大姐你肉穴裡的淫水好多啊,我都使不上勁來了……」



呂麗讓于飛把雞巴拔了,自己一看陰道口正不停的流著白色的淫水,不禁淫笑,「大姐的肉穴就這毛病,一操起來就流個不停啊……讓我擦乾了再操」



于飛看著成熟的大肉穴,兩片粗大的陰唇一張一合的,紅腫肥大的陰蒂沾滿了淫水,閃閃發亮。他一口吮住陰戶,在陰道裡吸著濃騷的淫水,「唔……真好吃啊……大姐你的穴水可真騷啊……我好喜歡啊」



呂麗抱著小飛的頭淫叫:「哦……快吮啊……好弟弟把姐姐的肉穴水吸乾了……哦……慢點啊……啊」



小飛吸乾淨了呂麗陰戶裡的淫水,呂麗見小飛嘴裡全是自己的騷水,樣子可愛極了,不禁抱著他親吻起來,「哦……我的好弟弟啊……大姐可愛死你了……啊……以後你要操大姐的大肉逼,大姐一定讓你玩個夠……快……咱們再操……來啊」



小飛聽了,把呂麗的身體轉了過去讓她把屁股翹起,捏著龜頭在肥大雪白的屁股上磨了幾下,對好了紅腫的肉穴口,輕輕的推進了陰道裡,手握著大乳房揉捏著。呂麗笑:「好弟弟啊……你好溫柔啊……姐姐要你很很的操我……快……我要你的大雞巴很很大操我的大肉逼啊……來啊」



小飛大叫著雞巴啪啪撲滋撲滋的直頂得陰道裡的淫水飛濺出了肉穴口外,呂麗淫叫:「好厲害的雞巴啊……啊……大姐我好舒服啊……對往我的子宮裡捅啊……啊……大姐的子宮口又讓你給捅開了……哎喲啊……好弟弟……用力啊……哦」



小飛捏著呂麗大奶頭:「大姐……我的雞巴讓你給夾得好舒服啊……大姐的肉逼也好厲害啊……啊……」



呂麗的一頭繡發都亂了,瘋狂的搖擺著屁股,不停的往後頂,倆人都不禁大聲的叫著。



小飛的雞巴讓呂麗的陰道很很的夾住,龜頭插在子宮口裡又讓這淫婦吮著,不禁叫著:「好。麗姐啊……你的肉逼好緊啊……把我的雞巴夾的好舒服啊……啊啊……啊。」



呂麗還淫笑:「啊……好弟弟,讓大姐好好伺候你的雞巴……嘿嘿」她說完又運力把陰道裡的雞巴盡得更緊了。小飛知道再過一會自己的精液就要射出來了。



他大叫一聲把雞巴一抖,屁股用力頂著呂麗的陰戶很很的磨了幾下,龜頭把呂麗緊緊收縮的子宮口鑽開了,呂麗也淫叫:「哎喲啊……好弟弟……你真棒啊……大姐的子宮口讓你給鑽得舒服死了。再來啊……快啊……」



她覺得龜頭在自己的陰道盡頭很很的鑽著,子宮口裡的淫水咕滋咕滋的流了出來,她又夾緊了陰道,等小飛把龜頭插入自己的子宮口裡的時候很很收緊了子宮又吮住了小飛的大龜頭,小飛讓她弄得是大叫舒服,倆人展開了一場操穴大戰,操了足有十分鐘了,呂麗的子宮口一張不住的收縮,小飛知道這淫婦的陰精來了,趕緊用力把龜頭擠進了子宮裡,很很的鑽磨起來。



呂麗的陰道是又熱又麻,子宮口火辣辣的,陰精水咕滋咕滋的噴出了跳動的子宮口外,直衝在小飛的大龜頭上,把小飛也燙得大叫:「好姐姐……你的陰精好熱啊……我給你燙死了……啊……好濃的陰精液啊……」



呂麗整個身體趴在床上,只有屁股翹起,身體還不住的抖動著,這回精液給瀉得痛快啊。



「啊……好厲害啊。把大姐的陰精水那麼快就操出了……唔……好弟弟……我的大雞巴弟弟啊,你的大雞巴好厲害啊,才一會就把大姐的陰精給操出來了……啊!」



小飛捏了幾下奶子,把呂麗翻了過來。從呂麗的大陰道裡咕滋咕滋的流出股股的精水。小飛見了:「媽啊,大姐你騷穴裡的水可真多啊……」



呂麗才出了水,肉穴裡又癢了淫笑:「小飛啊,大姐的騷穴癢了哦……快把大姐的大騷穴很很的操啊。啊……別捏我的奶子了快插穴吧。」小飛故意頂著雞巴磨著她的子宮口笑:「好,不過你要叫我老公啊」呂麗這淫婦挺起了肥大的陰戶淫叫:「快操我的大肉逼啊。我的小老公把我的騷穴插爛。快啊……啊……好有勁的雞巴啊……啊……哦……舒服死我了……用力操啊」小飛也沒再說什麼了,只是把雞巴全部拉出到陰道口外又很很頂進陰道的深處,又快又狠,像衝刺般操得呂麗的陰道口紅腫出水。「哦……你可真的把大姐的肉穴黑插爛了啊……我的好老公啊……你的雞巴好粗大啊。快點啊,哦……龜頭又擠進我的子宮裡去了……啊……讓你把我的肉逼操爛了還不行嗎……啊……好……操啊」



小飛也叫著:「哦……好老婆,我的大肉逼姐啊。你也用力夾我的雞巴啊。咱們一起玩啊。哦……怎麼肉穴裡的淫水那麼多啊……好淫蕩的肉逼啊……好!!夾我的雞巴啊!」



倆人性器的結合處以是水淋淋的一片,從呂麗陰道裡流出的淫水白糊糊的把倆人的陰毛纏結著。兩片肥大的陰唇在雞巴的衝擊下不斷的變形,雞巴操穴和倆人的淫叫在房間裡響著,天啊!好淫蕩的一幕啊!



呂麗讓小飛年輕強壯的雞巴給操的是死去活來,淫水從沒有停過。小飛的雞巴也讓呂麗那成熟的大肉逼給夾得舒服死了,尿意直衝。他很很的頂了幾下呂麗的穴叫著:「好老婆……我的騷肉穴大姐我快射精了……哦……好舒服啊……用力再夾雞巴啊……子宮口也不要停吮啊……哦……」呂麗更加夾緊了陰道淫叫著:「好弟弟,大雞巴老公……等我。我也快瀉陰精了……哦……用力往我的子宮裡操啊……把我操死了……啊……來了……出了……哦……我瀉陰精了……啊……」



就在呂麗子宮口一張把濃騷的陰精噴在小飛龜頭上的時候,于飛也讓呂麗的陰精水給燙出了自己的精子。龜頭猛的一震精水急射進呂麗的子宮裡。



「哎喲……大姐我的精水讓你的陰精給燙出來了啊……哦……我射……射死你這淫婦的大肉逼。我射……啊……好舒服啊」



呂麗也叫著:「好弟弟……媽啊……讓你給射死了……好熱的精液啊……好多啊……把我的子宮灌滿了……哦……啊。還射啊……大姐受不了啊……啊……」



倆人都不停的把自己體內的精液噴射出來,匯合在呂麗那紅腫成熟的陰道裡。



于飛和呂麗射完了精水相互親吻著。呂麗:「唔……我的好弟弟,看不出來你的雞巴射精那麼多啊。姐的子宮硬是讓你給射滿了嘿嘿……」小飛吮吸著一個大奶子:「啊……唔……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媽喜歡我的精水多……」呂麗一驚:「啊……你小子還和你媽媽操穴啊……呵呵……那大姐要和你媽認識認識啊……我們來個二娘教子哦」



小飛把呂麗的奶頭用力捏了一下笑,「好啊。看看是你們的大肉逼厲害還是讓我來教你們兩個淫母,嘿嘿……」小飛問:「姐啊。我*屏蔽詞語*把那麼多的精液射進你的子宮裡你不怕嗎?」



呂麗嘿嘿淫笑:「怕個屁啊,實話說吧,大姐我子宮有問題,不能生育了,你就放心的把你的精液給我灌滿了也不要緊啊」倆人聊了會兒淫話,就開始把工作做完了,于飛便回家了。



於飛回到家裡先進了浴室,躺在浴缸裡洗起了雞巴心裡還想著呂麗的騷穴:「媽的,這個呂麗好淫蕩啊……嘿嘿……子宮還有問題,我還不經常把這騷貨的肉穴給灌滿老子的精水啊……不過我老媽也還不是淫蕩嘛……」想到這裡于飛的雞巴又硬了起來。這時候于飛小時候的奶媽,田玉英進來了她一見于飛的大雞巴就笑:「哎喲啊……我的小祖宗啊,你的雞巴怎麼天天都是那麼硬啊。呵呵」于飛一見是她也笑了,「哦……是田媽媽啊。來,把你衣服扒了我要看看你那一身的老淫肉。快啊!」田媽媽馬上把衣服扒光了,這淫婦今年也有六十二了,但皮膚還是白白嫩嫩的,兩個乳房就像是長在她身上的兩個的大肉袋似的,肥碩粗大,但畢竟是上了年紀乳房下垂的很厲害都吊到了長著花白陰毛的大陰戶上了,兩個乳暈比人的手掌還大,黑油油的奶頭粗長肥大指向地面。她淫笑著坐在馬桶上拉開了陰戶兩片粗大多皺褶的老陰唇露出了一個圓圓的陰道口,裡面的陰道肉已是紫黑色的了,那粒老陰蒂就勃起在尿道口上,黑黑的又長又粗。于飛看著這個自己曾經無數次抽插的老肉逼,還有想著自己把年輕活力的精液一次次的射進去,雞巴又硬了許多。他站出來蹲在田媽媽的老陰戶前笑說:「田媽媽您的老陰戶又比以前肥大多了,這陰唇片子多皺褶了,陰蒂也長了啊。呵呵……」田玉英一笑:「呵呵……這還不是你給操的啊……還有你那死去的老爸,田媽媽要拉尿了,別看了」



于飛嘿嘿一笑還用手揉起了田媽媽那肥大的陰戶。「田媽媽,你這老淫貨,大肉逼都讓我操了那麼多年了,也不是沒見過你拉尿……」他扯開田媽媽的陰唇,手指摳著騷氣沖天的大陰道,還不停的揉著大陰蒂,田媽媽淫叫:「哎喲啊……少爺啊。你就放了我吧……啊……我尿完了讓你把我操死了還不成嗎……啊……別揉了。我尿出來了……啊」



田媽媽大叫著從黑紅的老肉穴那小孔裡噴射出一股渾濁的尿液,于飛用手不住的撫摩著田媽媽的陰道口。一時間田媽媽的陰道口像水濂洞似的,「嘩嘩」直流尿液。



「唔……好舒服啊……少爺你就用力的揉我的大肉穴吧……啊」小飛揉著揉著還把嘴巴湊到陰戶前猛舔吸著田媽媽噴出的尿水……



「啊……田媽媽你的騷尿好吃啊……呵呵」倆人把尿水射完了,也舔乾淨了。小飛站起來捏著粗大紅腫的龜頭笑著:「田媽媽,我吃了你的騷尿,現在到你來吃我的了……」



他雞巴一抖從龜頭馬眼裡急射出一股尿水沖在田媽媽的臉上,大乳頭還有那條老陰道裡。田媽媽:「哦……好燙的尿水啊……啊……快射在田媽媽的大肉逼了啊……啊……」她張大著嘴巴接住于飛的尿水,還用手擼著雞巴。



直到于飛把最後一點尿水抖落在田媽媽的嘴裡,田媽媽才淫笑著幫小飛把龜頭上的尿舔乾淨了。于飛用力的搓著大乳房。倆人都淫笑著……



周華蘭回到家裡從門外看到大笑:「哈哈……好你個田玉英啊……怎麼讓我們家小飛把尿水射給你吃啊……是不是吃我兒子的精液不夠,要吃尿水來補數啊」



於飛回頭一看是自己的媽媽,他挺著粗大的雞巴走過去抱住母親,手也不老實的在周華蘭的兩個大乳房上亂捏起來:「呵呵……媽啊……你看兒子的雞巴都硬成這樣了,再不讓田媽媽和我玩玩我還給憋死啊。」周華蘭淫笑:「小飛啊,你玩就玩,看你還吃田媽媽的尿呢……要操穴媽媽的大肉穴隨便讓你操啊……嘿嘿」田媽媽笑著走過來:「夫人啊。這可不是我要小飛這樣做的啊,咱們家的少爺就愛玩這個。」



周華蘭淫笑:「好!!今個我也讓我寶貝兒子把尿射進我的肉逼裡,來小飛」



她也把衣服光了坐在馬桶上張開了大肉穴,小飛一見就說:「媽啊……都怪你也不回來早些,我的尿都射給田媽媽了,這樣吧,讓兒子吃媽媽的騷尿吧」他蹲在母親的肉逼前看著生養自己的大陰道:紅紅的陰道肉,粗大的陰唇片,還有陰道裡那肥嫩的淫肉,雞巴一翹一翹的:「來吧,媽把你的騷尿射出來,讓兒子也來嘗嘗你的尿水……」說完就摳著肉穴,舔起了陰唇。周華蘭淫叫:「哦……



好兒子媽媽讓你舔得好舒服啊……唔……來了射出了」她的陰道口裡的小肉孔滋滋的噴射出一股股尿液來,于飛張開了嘴巴對好了母親的尿道:「啊……啊……好騷的尿水啊……媽媽……快射啊……唔……真好吃啊」



母子倆人玩了一會才停下來,于飛把母親陰道裡的剩餘的尿液也舔了乾淨。



田媽媽擼著于飛的雞巴淫笑,「看。這多刺激啊。呵呵」



周華蘭也笑:「啊……這讓自己兒子吃媽媽的尿液可真的是刺激啊……小飛你不會覺得媽媽淫蕩吧」這個周華蘭還說出這些的話來。于飛一笑重重的吮了一口母親的黑奶頭:「怎麼會啊……媽你是我心中的女神……嘿嘿……不過是最淫蕩的媽媽……讓我操大肉逼的好媽媽」周華蘭一笑:「好你個小飛啊……操過了媽媽的大陰道還說這些話兒,等會看媽不把你雞巴裡的精液給吸乾了才怪呢?」



田媽媽擼著雞巴也笑了:「就是啊,夫人啊,咱們家的小飛雞巴又粗大又硬,那精子水太多了每次都把咱們兩個的子宮給灌的滿滿的,第二天一早還得拉出一些呢……嘿嘿」三人都淫笑著。于飛捏住母親和田媽媽的兩個大乳房:「來咱們到房裡,讓兒子把心裡最淫蕩的騷穴媽媽和我的好奶媽狠狠的操一頓」周華蘭一笑:「好好,媽媽讓你操,但大家還沒有吃飯呢,田媽媽你去簡單的做些東西讓大家吃好,再操。」



田媽媽:「好的。你們母子倆人就好好的淫樂會兒,讓我把東西做好了大家吃了再狠狠的操上一回過癮的」她說著,衣服也不穿晃動著兩個粗大肥長的巨型冬瓜奶子,走了。末了還回頭淫笑:「夫人,你可別讓小飛和你操穴啊,讓他把精液射了啊。」周華蘭:「去你的,老淫穴。老娘自己的兒子操我的肉穴還要你來說啊」



她和于飛走進了房間了上了床,于飛把母親的大奶頭含在嘴裡吮吸著,手在肉穴裡來回的摳著。周華蘭淫笑:「哎喲……你這好色的兒子,把媽媽的淫水都給摳出來了啊……媽今天和別人才操了穴,你就不能輕點啊。」于飛馬上問是誰。



周華蘭把今天和高成操穴的事情和于飛說了,于飛一笑也把自己和呂麗操穴的事情和母親說了出來,母子倆人越說心裡的慾火越旺。大家就玩起了69式。



母親邊擼著兒子的雞巴,邊吮吸起大龜頭來,兒子摳著母親的大肥穴,也貪婪的舔著陰唇……直到田媽媽把飯做好了,倆人才出來。



田媽媽看著于飛那條粗大的雞巴笑:「小飛和媽媽舔雞巴了吧,看你媽媽都不把你雞巴舔乾淨了,讓奶奶來」她抓住雞巴吮吸了幾口才把雞巴上的口水擦乾了。



周華蘭淫笑:「來,田媽媽你也把我肉逼上的淫水給弄乾淨了」田媽媽淫笑著把周華蘭肉穴擦乾淨了,一家人坐好了開始吃飯。于飛邊吃手在倆人的奶子,肉穴上亂捏亂摸。弄得兩個淫婦呵呵笑著。:「小飛別亂捏了,看把媽媽的肉穴又弄出水了,快吃些湯水啊,補補身子今晚多些精水射進媽媽的子宮裡」



……



吃過了,于飛就一手捏住母親的粗大肥長的奶頭:「來,媽咱們進房讓我操你的大肉逼……快啊」周華蘭被他硬是拽著奶頭拉進了房間裡。于飛上了床手擼著自己的雞巴淫笑:「呵呵。媽你看兒子的雞巴在向你致敬哦……大龜頭的嘴巴也開了,它在說;我的好媽媽啊……兒子的雞巴要回媽媽的子宮裡哦。回老家了……」



周華蘭被兒子的這種可愛感染了她也扯開兩片肥大的陰唇笑著:「好啊……媽媽的大肉穴也說:我的大雞巴好兒子,今晚媽媽就讓你回老家了。讓寶寶的大雞巴龜頭把寶寶的精子射進媽媽的子宮裡了哦……嘿嘿」



于飛抱著母親瘋狂的親吻著,周華蘭讓兒子親吻著手緊緊抓住雞巴:「啊……好飛兒,我的大雞巴寶貝……媽媽愛死你了……哦……媽的肉穴好癢啊……啊…快拿你的大雞巴操媽的肉逼吧……啊……快讓我兒子的雞巴龜頭擠進媽媽的子宮口裡啊……媽媽要兒子操穴」



在周華蘭的一番淫亂的話語裡,于飛的雞巴硬到了極點,他把媽媽推倒了叉開大腿捏住了自己的大龜頭對好了淫水直流的母穴:「媽媽,我來了,兒子的雞巴要進去了,我操」他大叫著雞巴撲滋的就插進了周華蘭的大陰道裡狠狠抽插起來。



周華蘭大叫:「好粗大的雞巴啊……哦……你操死媽媽了,快用力頂啊……哦……今晚媽媽讓你操死了……陰道裡好漲啊……啊……啊……天啊。寶寶的大龜頭擠進媽咪的子宮口裡了。哦……再加油啊……把你的雞巴都擠進媽咪的子宮裡吧……」



于飛的雞巴讓媽媽的子宮口夾住了,他用力轉動著屁股,大龜頭也在周華蘭的子宮口上鑽了起來,「哦……好媽媽啊。你的陰道好緊啊。把兒子的雞巴夾得好舒服啊……哦……好……」



此時母子倆人都沈醉在母子亂倫操穴的高潮裡,田媽媽也上了床看著這一幕淫蕩亂倫的畫面,自己的老肉穴淫水嘩嘩的流出了紫黑的陰道口外。她淫笑:「好刺激的母子亂倫啊……小飛用力點,加油啊把你媽媽的大肉逼操翻了……哦……好小飛。雞巴真的好棒啊……啊!」



于飛一手抓起了田媽媽的一邊大乳房用力擠捏著,田媽媽馬上捧起一邊大奶子,捏著黑油油的大乳暈,把粗大肥長的老奶頭送進正在操著母穴的于飛口裡,小飛也一口含住咬著肥大多肉的老奶頭。



「唔……好大好肥的奶頭啊……啊……」田媽媽捧著奶子,手在于飛結實的屁股上撫摩著。她乾脆蹲在了周華蘭的頭上把黑黑的陰唇片子吊到了周華蘭嘴裡,自己托著老奶頭繼續喂于飛吃。



周華蘭淫叫:「哦……田媽媽你的陰唇好大好長啊……啊……肉穴好騷啊……哦……」



她一口就吮住了大陰唇片把自己的四個手指頭塞進了田媽媽的肉穴裡摳挖著,田媽媽餵著于飛也叫起來,「哎喲……陰道裡好漲啊。別挖了再挖把我的老子宮都挖出來了……哦……啊……好舒服啊……」



于飛吐出被自己咬得紅腫的黑奶頭笑著:「媽你別聽田媽媽說,她呀。肉逼又大又肥我把整個手掌都塞過進去呢……她還叫爽啊」周華蘭:「啊……小飛你的雞巴好粗大啊。把媽媽的陰道裡都快漲爛了,媽媽生你時候也這樣啊……啊……」



于飛聽了淫勁更大了:「媽……你的肉穴那麼辛苦才把我生出來,今個兒子的雞巴粗了大了,它要報答媽媽的大肉逼了……呵呵……啊……媽媽啊……兒子的雞巴讓你夾住了。動不了了……哎喲……好舒服啊」



周華蘭淫笑:「看你還亂說媽咪啊……媽的肉穴也不是好欺負的哦……媽咪再用力寶寶的精子就要射進媽媽的子宮裡了啊」



于飛聽了雞巴狠狠鑽著母親的子宮口還叫著:「好媽媽……看兒子的雞巴厲害……啊……我鑽死你的子宮洞……啊……我鑽……讓媽咪夾我的大雞巴……我才不會那麼快就射精水呢……我的好媽媽,你就等著讓兒子操吧」



他說這著雞巴可是沒有停啊,直把周華蘭操得是陰道一張一張的,子宮口也給鑽得又麻又酸的,一股陰精再也忍不住了,從子宮口裡咕滋咕滋的噴在了兒子那粗大的龜頭上,「啊……好兒子,媽媽的精水出來了,媽咪讓我的兒子操出了陰精水了。好舒服啊……媽媽不夠你厲害啊……兒子的雞巴把媽媽操出精水了……啊」



于飛把龜頭頂在母親的子宮口上,讓濃燙的陰精衝著自己的龜頭。「哦……媽咪……我好舒服啊……又出了……媽咪你的陰精水好多啊」



周華蘭還繼續摳挖著田媽媽的老肉逼,把她的淫水也挖得直流出來,田媽媽在母子的淫叫聲裡,把于飛抱住親吻……過了一會,周華蘭的騷穴又癢了,「哦……好兒子媽咪的陰精出完了,快繼續操我啊……啊……肉穴裡的雞巴好漲啊……啊」



于飛笑著抽動起雞巴:「媽,我的雞巴都是讓你陰道裡的陰精水給泡大的……啊……好肥大的陰道啊……」他把雞巴飛快的抽動在母親的陰道裡,周華蘭挺起大陰戶,「哎喲……好有勁的雞巴啊,把媽咪的肉逼操死了……嘿嘿。你的雞巴從小就在媽咪的陰道裡泡著,天天都浸著媽咪的陰精水,能不大嗎?……哎喲……你又擠進媽媽的子宮口裡去來。好大的龜頭啊。媽咪的子宮都裝不下兒子的龜頭哦……啊!」



田媽媽爬到了一邊笑:「我讓你們母子倆人好好操吧……」她叉開著大腿,老肉逼紫黑發亮,淫水還流下了屁眼裡。



周華蘭見田媽媽下來了,就抱住兒子的頭把舌頭伸進兒子嘴裡親吻起來。陰戶啪啪的頂著于飛的雞巴,于飛抽動著雞巴說著:「啊……唔……媽咪啊。我從小就想和媽您操穴了,我們操穴,我好興奮啊,可以操到媽媽的肉穴小飛我好幸福啊……啊……媽咪我愛你……」周華蘭也叫著:「對,小飛我的大雞巴好兒子,你爸爸走了,你知道媽媽的穴好難受啊……有了你的雞巴天天操,啊……媽咪我也覺得好幸福啊……可以吃到自己兒子的精子……哦……你的雞巴又插媽咪的子宮口裡哦……呵呵……讓自己兒子的龜頭在親生媽媽的子宮裡射出他的精水,……啊……好兒子媽媽讓你操死了……啊……快啊……再用力點把媽咪操上天啊……啊……媽媽好愛你啊……愛你的大雞巴……媽咪好喜歡我的兒子用他龜頭頂著媽咪的陰道……啊……媽咪好舒服啊……快用力……媽咪最喜歡吃自己兒子的精子水了……啊……」周華蘭的陰道興奮到了極點淫水流的是又多又急。陰戶了咕滋咕滋的響著。



于飛聽了母親的淫話雞巴更加的賣力的抽插著:「啊……好媽媽……你的陰道裡淫水好多啊……啊……雞巴好舒服啊……啊……媽咪兒子的雞巴也想在親生媽媽的陰道裡子宮中射出他的精液啊……啊……你知道嗎,我每次和媽咪你操穴,我的雞巴不知怎麼的好硬啊……這精水也好多啊……啊……」



周華蘭大叫:「快啊……媽咪的陰精又讓你給操出來了……好兒子……媽媽要用子宮裡的陰精沖洗兒子的大龜頭……哦……來了……噴出了……好快啊……」



她的第二次精水在淫叫裡噴在了兒子的龜頭上,她緊緊抱住兒子,身子不住的抖動。于飛讓母親的陰精水燙的舒服極了,「哦……媽咪你的陰精好熱啊……我舒服啊……」周華蘭淫笑著抹著兒子臉上的汗,「看你,那麼快就把媽咪操出了陰精……媽媽的子宮口讓你的大龜頭操得好酸啊……好兒子今天你的雞巴好棒啊……媽媽好喜歡哦」



于飛見媽咪稱讚自己不覺的又把雞巴頂了幾下笑:「媽咪,兒子的雞巴那麼棒還不都是媽咪您教的啊……還有媽媽你的陰道今天也好緊哦……我差點就把精水射出了呢……媽咪你的大肉逼好緊好啊,操起來好舒服啊。」田媽媽淫笑:「小飛你又說你媽媽的陰道是大肉穴,又說操起來好緊,好舒服……呵呵。你們母子倆真是亂倫的母子哦」于飛一笑:「就是。我媽咪的陰道就是緊。我最喜歡操了……對吧。」



周華蘭:「就是啊……田媽媽你這老淫婦,等會我讓小飛把你的老肉逼給操爛了……,小飛媽咪也是最喜歡讓自己的兒子操了,媽咪喜歡亂倫,喜歡感覺自己的陰道裡插著兒子那條強壯粗大的陰莖,還有媽媽最喜歡讓你把濃濃的精子射進媽咪的子宮裡了……」



田媽媽笑:「好了……都說了好多次了。母親喜歡讓兒子操穴,喜歡吃兒子的精水,兒子也喜歡操媽媽的大肉逼……好了,你們就快操吧,看我的老肉逼都癢死了」



母子一笑。周華蘭親了一口兒子:「好飛兒你就用力的操吧,媽咪頂的住,媽咪要你狠狠操。」



于飛頑皮笑說:「好,遵命媽咪,我要把最濃最新鮮的精水射給你……」



他的雞巴開始抽動了,啪啪,撲滋撲滋。周華蘭的陰道硬是讓兒子粗大的雞巴把陰肉拉出一截在外面來。陰唇一翻一吐的把自己的淫水送出肉穴口,于飛把母親的腿抗起讓陰戶高凸,雞巴每次都拉到了陰道口外,再狠狠的插進去,啪啪撲滋撲滋。周華蘭覺得自己的肉穴像是給一根大火棍戳著,好舒服啊。田媽媽趴在周華蘭的陰戶上伸出長長的舌頭在紅腫的陰道口外舔吮著,舌頭一挑一挑的舔著周華蘭那發硬,粗大的陰蒂上,周華蘭的肉穴讓自己兒子狠狠的操著,又加上這麼一舔,「哎喲……好刺激啊。田媽媽你的舌頭好厲害啊……淫水又出來了……啊」



田媽媽不僅舔周華蘭的陰蒂,還用手抓著于飛晃動的大卵泡揉起來了,母子倆人都興奮到了極點。于飛為了在母親面前顯示自己的性能力雞巴可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但畢竟是年輕人啊。在母親那條淫水氾濫,火熱肥嫩的大陰道夾緊下他也感到了一陣陣的尿意直從小腹轉來,他又很狠的操了幾下,「啊……媽咪啊。



兒子快射精水了……哎喲……媽咪的陰道好緊啊……好舒服啊。用力夾我的雞巴啊……」



周華蘭知道兒子快出精水了便用力在肉穴裡緊緊的夾著還在抽動的雞巴,「啊……媽咪的陰精水也讓你這個大雞巴的好兒子給快操出來了……咱們一起出……用力操媽媽的肉逼啊」



這時候田媽媽的舌頭也更加的用力在周華蘭和于飛的生殖器上亂舔著,手指用力的刮著周華蘭陰道口外的大陰蒂,周華蘭的淫水順著兒子的雞噴出了陰道外,小飛的龜頭讓母親的子宮口吮吸著不禁大叫:「好舒服啊……好媽咪你的子宮口又吮著我的大龜頭了……媽媽我的精液要射出來了……哦……我出精水了……好爽啊……快吮我的精液啊……媽咪我愛你……我射了」周華蘭的子宮正讓兒子的大龜頭很狠的鑽著,她也用力吮吸龜頭。這時候她覺得大龜頭一跳一跳的猛的一股股濃濃的火熱年輕的精液箭一樣射進了自己的子宮裡,把她燙得淫叫著:「哦……媽咪讓兒子的精液給射的好舒服啊……哦……又射了。好熱啊……真多啊……還有嗎……媽媽要你把全部的精水都射給我……啊……燙死媽咪的子宮了……哦……子宮裡都灌滿了……好漲啊……小飛你就把媽咪射死吧。啊……」



于飛緊緊頂著母親的子宮口差點把整個大龜頭都擠了進去,咕滋咕滋的把一股股精子噴進了19年前生養了自己的子宮洞內。


评论加载中..